加密钱包如何提现_tp钱包取消交易流程_tokenpocket账号找回

数字人民币试点“扩容”,“花”样翻新

4月18日,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数字支付与数字货币”分论坛在海南博鳌举行。新华社记者 张丽芸 摄

专家介绍,数字人民币只是将用户电子钱包的货币形式从商业银行存款货币转换为央行数字货币,而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电子钱包依然会作为钱包载体继续发挥其原有作用。

在积极推进对内合作同时,人民银行也在积极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改善跨境支付体系方面的可行路径。

近期,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与香港金融管理局、泰国中央银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中央银行联合发起多边央行数字货币桥研究项目,探索央行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中的应用。

完全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术语表

首发于 比特币生财之道 写文章 登录 完全的加密货币和区块链技术术语表 Alan 1 人赞同了该文章 来源: www.newsbtc.com 作者:佚名

区块链革命 为当今世界引入了许多新的实践,最引人注目的是加密货币。与大多数新技术一样,区块链和加密术语也在不断演进和变化,不断出现新的短语。因此,我们把这些术语放在一起,让你更好地理解区块链的语言并帮助你掌握这些术语。

Airdrop ——由加密货币网络的运营商分发令牌。这些令牌要么免费分发给所有 加密货币 的持有者,要么受到某种活动的限制,比如在社交网络上推广加密。

Altcoin ——除了比特币以外的任何加密货币都被称为替代币。世界各地有数百种替代币正在交易,包括XRP、NEO、Stellar等。

Bitcoin——第一个也是最大的加密货币。比特币于2009年作为一种基于区块链技术的去中心化货币推出。它是区块链的第一个实际应用。比特币是由一个化名中本聪的人或一群人创造的。

Cold storage——在离线环境中存储加密货币的一种安全措施。它们可以是存储设备或纸质钱包。

Cryptocurrency——区块链的第一个主要应用,加密货币是一种没有中央所有权的货币,每个令牌和交易都是唯一加密的。 区块链技术 是一种基础设施,它允许存储加密货币,并允许网络上的令牌易手。

ICO ——首次发行硬币。这个术语描述了这样一种情况:公司通过发行加密货币令牌来筹集资金,这些令牌以固定价格出售给早期投资者。

Liquidity——某种加密货币转换成现金的易用性。流动性取决于许多因素,包括供求关系和交易处理时间。

Paper wallet——一种冷储存解决方案,被认为是存储加密货币最安全的方式之一。该纸质钱包可以在任何一台打印机上打印出来,包括用户唯一的公钥和私钥,其编码为 二维码 。当用户希望访问他们的资金时,他们所需要做的就是扫描他们的纸质钱包。

Wallet——一个在线程序,或一个本地 客户端程序 ,使用户能够存储,转移和查看他们的余额。不同的钱包支持不同的加密货币,许多钱包在一个平台上支持不同的加密货币。

Whitepaper——一份文件,作为一个复杂问题的报告或指南。在加密货币世界中,白皮书被用作传递区块链网络或加密的结构、计划和/或远景的一种手段。

|||

详解数字人民币的“硬件钱包”和“双离线支付”

10月30日,在华为Mate 40系列手机的国内发布会上,华为消费者业务CEO余承东宣布Mate 40系列手机按照中国人民银行数字货币研究所的统一标准,支持“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功能。这是国内首款支持数字人民币硬件钱包的智能手机。

移动支付网根据近来对于行业参与机构的了解,以及此前央行公布的专利详情,将硬件钱包概括为“数字货币芯片卡”,而数字货币芯片卡则具体可以包括可视蓝牙IC卡、IC卡、手机eSE卡、手机SD卡、手机SIM卡等5种形态。

以上形态划分在央行《使用数字货币芯片卡进行离线支付的方法和系统》等一系列的专利中都有概述。因此在移动支付网看来,硬件钱包的形态即是表示承载数字货币的载体是区别于软件的实体设备,无论是智能卡芯片还是手机芯片都属于此类。

央行数字货币系统包括一币两库三中心,其中数字货币登记中心需验证交易数字货币的合法性,记录交易流水并更正对应数字货币新的属主,以及登记其它所需信息。

两库分别指央行数字货币发行库和数字货币商业银行库,商业银行通过向央行缴纳等额备付金的形式换取数字货币储存在商业银行库,并在央行的登记中心进行记录。

当用户通过开立数字货币钱包,并从商业银行存款账户兑换出一定额度的数字货币时,首先商业银行需要查看数字货币银行库内有没有足够的数字货币,在足够的情况下为用户提供存款兑换数字货币的操作。商业银行将操作信息反馈给央行后,央行登记中心对该笔动账进行记录,并将相应的数字货币属主由商业银行更改为用户。

当使用钱包内的数字货币进行交易时,以载体为“数字芯片卡”为例,首先在受理终端上输入交易金额,用户拿出卡片进行通过非接触形式与受理终端进行交互,在获取了交易金额的基础上将交易信息发送至受理终端。

随后受理终端与商业银行数字货币系统建立网络连接,终端将交易信息发送至商业银行数字货币系统。商业银行数字货币系统在接收到交易信息后,向央行数字货币系统发送变更属主的请求。央行数字货币系统在接收到变更属主请求后,将数字货币的属主变更为受理终端设备对应的商户代码。

以上是通过专利了解到的央行数字货币在交易过程中的基本流转,实际上这种“更改数字货币属主”的方式类似于现金的交易形式,也就是我们此前讨论的基于Token的UTXO模式,但同时也面临着“币值”和“找零”的问题。不过在此前试点的数字人民币红包体验中,我们并没有发现这个问题,因此我们可以得出的结论是央行之前的测试并没有完全采用UTXO模式,或者央行在原有的“币值”和“找零”问题上进行了优化,让用户没有感知。关于这个问题,我们下文再作详细讨论。

抛开数字货币的基本流转路径不说,这里面涉及到一个问题是,商户所开立的数字货币钱包账户与用户的数字货币钱包账户如果不是一个运营机构,那么背后的资金流转又应该如何?比如,用户A使用在中行开立数字货币钱包并从工行个人银行账户兑换了100元存入其中,然后通过数字钱包支付给了商户B,而商户B收款的数字钱包是在工行开立的,并被兑换回了B的工行个人银行账户。

那么具体的资金流转可能是,中行先确认其数字货币银行库中的资金库存,向央行登记中心反馈信息之后,央行将100元数字货币的属主由中行资金库改为用户A;用户A将100元支付给B时,B的钱包运营方工行先确认其数字货币银行资金库库存,并向央行登记中心反馈信息,登记中心将100元数字货币的属主由用户A改为用户B,用户B将100元存入工行银行账户时,工行向央行登记中心反馈信息,然后央行将100元数字货币从工行的数字货币银行库中注销并记录,恢复工行100元的数字货币兑换额度。

由于存在着数字货币的跨行流转,这里面自然也会涉及到“清算”问题。从目前的信息来看,移动支付网推测这个“清算”的角色是由央行自身来扮演的。当然,从近期央行数字货币研究所先后与城银清算、农信银等清算机构签署战略合作协议来看,未来中小银行由于不承担兑换运营职能,但是要参与到数字人民币的流通以及后期资金的流转可能需要这些清算机构来实现互联互通的能力。

以上我们举例了数字芯片卡的支付过程,但实际上仅仅是基于受理终端联网状态下的单离线支付,需要受理终端与商业银行的数字货币系统进行交互之后才能,反馈到央行并更改数字货币的属主。

与上文交易流程一样,双离线下接收方受理终端对收到数字货币能够通过“插件”的形式验证其真伪,并验证用户身份,但并不能验证其是否进行过重复支付,即“双花”问题,因此必须等待联网后对其进行验证。

据专利描述的设计思路是,需重复支付验证的数字货币在客户端电子钱包程序中标识为“待重复支付验证”,POS机一旦联到网络,则自动向数字货币系统进行重复支付验证申请。数字货币系统收到验证申请执行相应操作,在登记中心补录交易流水,更新数字货币的属主。

数字人民币由中国人民银行作为法定货币来设立并发行进入流通,由中国人民银行作为最终贷方提供担保,参与全国标准架构内的兑、汇与消费。它是一串代码,具有与实际流通中的“面值”一样的币值意义。数字货币模拟纸质货币在央行的发行和管理流程,在数字货币发行库中按央行的本次数字货币发行量一次性生成数字货币。

而在数字货币系统设计中,币值可以按最小单位面额产生,也可以根据用户具体提款金额来产生,也能按流通中实物货币面额产生,具体按哪种方式可通过系统参数在初始过程中设置。而为了贴近现实,专利描述中统一使用了“流通中固定面额”的形式来进行阐述,即发行库中的数字货币完全模拟流通中的面值,“印制”产生数字代表的“壹圆、伍圆、拾圆、贰拾圆、伍拾圆、壹佰圆”等,一个加密文本代表一个面值的数字货币。

而按照这种形式所产生的数字人民币必然要面临“找零”问题,尽管其可以通过软件工具自动配对以优化出最佳找零方式,遇到商家无法找零的情况甚至可以先后台连接数字货币系统进行拆分兑换后进行零钱搭配,但这样最终呈现给用户的使用体验可能很难达到理想状态。当然也可以采取“币值按最小单位面额”产生的形式,即所有的币值都是1分,这样也能够避免找零的问题,但系统和体验上是否会有其它问题不得而知。

因此,移动支付网推测,此前深圳数字人民币红包在线支付试点中可能并没有采取“固定面额”币值的形式,甚至也并没有采用UTXO的模式,而是直接采用的基于Token的账户余额模式。这样带来的好处就是,没有币值和找零的问题,直接通过数字货币系统更改相应钱包账户下的余额就可以了。

无论采用何种形式甚至是同时采用多种形式,其整体上的交易流程是不会有太大变化的,数字人民币的交易信息都需要通过央行的数字货币登记中心进行记录,双离线所带来的问题无非是延迟验证可能产生的双花问题。

留下评论